欢迎访问long8_龙8娱乐城-龙8国际-【官方直营】!
long8_龙8娱乐城-龙8国际-【官方直营】
  •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地方区域
  • 地方名优
  • 定海传统地方名优产品
  • 定海传统地方名优产品
    悠久的历史使定海有深厚的海洋历史文化底蕴。但由于舟山岛孤悬海外,环境相对封闭,加之明朝、清朝曾有过两次“海禁”,在开发海岛、发展生产过程中更加艰苦卓绝,但是定海先民为求生存,敢于顽强拼搏,史书上用“荜路褴褛”四字来形容,在岛上重建家园,从事农渔业生产。从沿海一带大陆迁入的移民带来当地的传统手艺,使得定海的传统工艺技术既有其共性又富有独特性。勤劳的定海人用自己的双手,根据当地的气候条件、地理环境和自然资源,不断改良作物品种,开拓特色的种植业和养殖业,发展传统的产业队伍,所产作物品质优越,形成岛上丰富的别具一格的地方特产和传统的制作技术工艺。那些“老字号”享誉百年的商铺、独特资源形成的名优特产、经改良的高品质果木,历经上百年制作技艺形成的传统海鲜制品,在提高岛民的生活品质的同时,也焕发出璀灿的文明光辉,引发我们对定海海洋历史的悠长的记忆。1、昌国海盐定海生产海盐的历史很长,据元《大德昌国州图志》载,唐代时,全国有盐产区10处,富都乡(今定海)为其中之一。宋熙宁六年(1073),富都监一分为三:正监、东江和芦花。另有三个子场:属正监的晓峰场、属东江的甬东场和属芦花的桃花场。宋代著名词人柳永曾来定海晓峰盐场当盐监官,写有《煮海歌》词一首,对当时盐民煎盐的艰辛和不堪重负的税赋有具体而生动的描述。宋绍兴年间,盐场改为盐司,设司令、司丞、营句各一名,官职为从七品。历代对盐的生产都很重视,因为盐税是地方财政的重要收入,故有“天下之赋,盐利居半”之说。据元《大德昌国州图志》载,宋时,定海的正监盐司年产盐2.05万袋(宋制:每袋300斤)。元大德间昌国正监场岁办盐8572引(元制:每引400斤),每引价中统钞50贯;至元延祐间每引增至150贯,故向有“昌国贡盐”之称。古时,用烧煮的办法制盐,生产工具是铁盘、篾盘或铁锅,生产效率极为低下,不但劳动强度大,还消耗大量的木柴燃料。清嘉庆年间,岱山盐民王金邦发明用盐板晒盐。板晒法尽管劳动强度仍然很大,并且易受气候影响(风雨天不能作业),但生产效率较烧煮法大有提高,且不用木柴燃料。道光初年,板晒法在盐区全面推广,盐板多寡直接影响盐的产量。民国五年(1916),定海有长峙、岙山、东蟹峙、西蟹峙、盘峙、金塘、册子、长白以及舟山本岛的东港浦、甬东浦、惠民桥、鳌头浦、田螺峙、茶山浦、竹山门等57处盐产地,共有盐板6万余块,盐田6千余亩,年产盐近19万担(合9500吨)。盐板晒盐的劳动强度极大。其中挑盐泥、打坨、出卤等一系列作业都得用人工来完成,盐民一天到晚都用肩膀挑泥,顶着烈日,上磨肩胛下磨脚底,先将受过海潮几番浸泡的盐泥挑至集中点打泥坨,出卤后还得将这些泥再又挑回到滩上让其受海潮浸泡“受卤”,故盐民的个子都要比常人矮,据说是让重担压垮的。在泥坨上出来的卤水再放到用盐板拼成的卤垛上晒制,由于卤水经日晒后不断浓缩,结晶成盐粒。定海原盐颗粒精细,颜色洁白,硝粒含量低,氯化钠含量均在90%以上。解放后,制盐工艺不断得到改进,由板晒发展为黑膜结晶的滩晒。这种方法突破了盐板面积小的局限,即直接在海滩涂上作盐田,摊上黑塑膜后,将海水直接抽入盐田内晒制。使晒制的面积大大扩展。上世纪八十年代,定海年平均产盐5万吨左右。由于定海境内日照充足,制盐工艺先进,操作规程又较严格,定海生产的原盐质量在全省评比中名列前茅。1982至1984年,定海盐质获全省“三连冠”。1985年,优质盐占总产95%,其余均为一级盐。2003年定海境内尚有临城街道、北蝉乡、长白乡、白泉镇、岑港镇、金塘镇、马岙镇等盐场979公顷,产原盐6.7万吨。至2004年盐田废转,锐减为585公顷,产量6万吨;2007年产盐区仅临城街道、北蝉乡、岑港镇和长白乡,共有盐田面积261公顷,年产原盐1.7万吨。定海盐根据用途分原盐(用于工业盐、渔盐、普通食盐)、机制精盐(用于罐头食品及医药工业)、滩晒精盐(用于食用调味盐,100%加碘)等品种。2、合源老酒现在的舟山合源酒业有限公司的前身是由数家私营的酒厂通过公私合营的手工业酒坊改造组成,其中“王永兴酒坊”是其中主要一家。王永兴酒坊创建于上世纪初,店号“合源”。王氏先祖于定海的东港浦小河头开酒坊后,传至其子王良标、王良忠兄弟俩。酒坊在鼎盛时期,年产绍式老酒百余缸。以现在的计量单位计算,约50000公斤左右(50吨),这对于一个家庭作坊来说规模是很不错的了。跟西门大石头的乐氏“乐恒源”酒坊,当时都属大酒坊。王氏制酒,全部按绍兴酒配方。绍兴酒不像北方的烧酒用蒸馏、勾兑方式,而是纯系发酵酿制,它的一个最大的特点是都得在冬天进行。入秋,田边、路沿、山沟中长满了一种辣蓼的野草,王氏组织帮工割取成车成车的辣蓼,经石碾碾碎后提取辣蓼水用于制做酒酿发酵用的“白药”(酒母),这是制黄酒的首道工序。辣蓼水与粳米粉掺上一定比例的旧年陈白药相拌后分成乒乓球大小的块块,用大白篮摇成丸子,置于阴湿的屋内让其自然发酵,3天后取出晒干就成为“白药”。黄酒的原料是糯米,大规模制作时也可掺入一定比例的粳米。将浸过的糯米蒸熟、淋到一定湿度,冷却到一定温度后,拌上0.5%比例的“白药粉”,置于大缸内,压实,中间留个凹坑,然后缸体外盖上保温材料,经24小时后,会有湿润的酒酿逸出于凹坑,此时掺入两倍于米重量的温凉水,再将饭块切开,捣碎,继续保温。此时酒酿已发酵,酒香四溢。自此,每隔一定时间用一种“酒耙”搅动酒酿水,防止溢出缸外,十余天后酒即成熟。连酒糟带水一同灌入榨袋,上榨后压出酒水,就成白酒(白酒,白色的酒,是相对于黄酒而言,不同于北方“白干烧酒”的白酒含义)。将白酒置于容器内,放入沸水中,隔水蒸煮(容器内的酒不能沸腾),这道工序称“淘酒”,主要是消毒作用,淘过的白酒放上用炒过的焦糖作颜料上色,成为黄酒,冷却后灌入酒埕,这种宁式酒埕每只容量为30斤,一般一缸酒能灌满28-30埕(约900斤)。灌酒后的埕口用干荷叶、箬壳盖上后扎紧密封,再在外头封上湿泥头,使密封更好,故民间有一则谜语“小脚老侬大肚皮,头里顶着糊烂泥”。谜底说的就是酒埕。通常情况下这样的酒称新酒,也可当垆出卖,但较淡薄、灼口,口味差。如果将入埕的酒置于酒窖内放上两三年甚至五六年,则成“陈酒”,俗话说“妻是糟糠好,酒是陈的香”,陈酒醇厚绵长、口味纯正浓烈,乃酒中之上品,因此价格也高。所以一般酒坊都很少卖当年的新酒,都是将新酒窖藏,然后取陈年酒出卖。逐年轮换。由此可见,旧式酒坊制酒全部用手工,劳动强度非常大,并且只在冬季,因为天气一热,酒酿的温度不好掌控,容易发酸,酒一酸,则前功尽弃。绍式黄酒制作的质量控制点在于:温度过高、白药不足,会变酸;白药太过,即药头太重,酒味发苦,灼口,饮之会口干、头疼。所有的过程全部是经验式的手工掌握,所以酒师的技术高低对于酒的质量关系甚大。当然,手工制作的质量不可能很稳定,这样就需要进行补救,如酒过酸,则以碱来中和,可在酒埕外壁涂上白石灰等。现代酒业制作则更有化学中和、酒精度增减等一系列措施。解放初,王永兴酒坊等5家私营酒坊通过公私合营,定名定海合源酒厂,后又改名舟山酒厂,上世纪八十年代恢复旧称,并成为舟山合源酒业有限公司。“佛顶山米酒”是它的主要品牌,并有源酒及三年陈、五年陈“舟山老酒”等高档品种,是舟山市民饮用黄酒的主要品种。 3、道头蛎灰定海的石灰道头曾经是贝壳石灰(即蛎灰)的主要产地。定海各岛有广阔的滩涂,涂上有蛤蜊、蛏子、海瓜子、各类海螺等贝类。唐代以前,航海能力弱,定海的渔业主要是滩涂采集。唐代中叶起才由滩涂采集向沿岸网捕发展,但滩涂采集业仍占有重大比例。宋隆兴元年(1163)昌国县令王存之撰写的干览《隆教寺碑》上说:“网捕海物,残杀甚多,涎壳之积,厚于丘山”。说明那时候海涂采集和滨海捕捞已很盛行,以致捕上来的鱼鲜“残杀甚多”,而滩涂采集的贝壳“厚于丘山”。那么这些贝壳日积月累,岂非越来越多以至垃圾成灾?不用愁,定海民间有一种灰窑,专门以贝壳为原料,烧制石灰,这种石灰统称为“蛎灰”。灰窑都建立在海边,使得原料和产品的运输成本降到最低。例如定海的道头东南侧就有许多这样的灰窑,故有“石灰道头”之称。壳灰有何用处?原来,古人造船航海,最难克服的是船体漏水问题。船体漏水关联到航海人的生死存亡,性命关天,所以“无缝的”独木舟一度是一撑天下海上舟楫,通过千百年的实践后才发明了以灰料嵌船缝的方法。而灰料以壳灰、桐油、网纱三者揉合的嵌料最为理想,从而彻底解决了船体漏水问题,使得造船向大型、坚固的方向发展。定海石灰道头生产的壳灰,加上油车跟用桐子打榨的桐油、船上的麻纱破网三者相结合,成为当时造船业中不可或缺的主要嵌缝材料。这种嵌缝材料在制作过程中也十分复杂,最主要的是将壳灰置于“石灰捣臼”内,掺和一定比例的桐油后,用木杵用力捣杵,充分调和之后再掺入网纱等,这是一些“工夫生活”,没有经过千锤百炼的鼓捣是不成好料的。当然,这种壳灰有时也用于民房建筑中的墙体粉刷,但是由于再加工工序相当复杂,远没有石质的矿灰来得便当。定海石灰道头的灰窑十分简单,全是露天作业。所谓灰窑其实不过是在地上挖个坑,下部一侧设一通风口,加上燃料,如柴爿、煤炭等,引燃后再在上边堆上贝壳进行锻烧,烧得烟雾缭绕,直到将贝壳烧成白色粉状为止,就像农村田野上烧制草木灰的灰蓬。烧制出来的壳灰经捶打、过筛、分级、打包,就成为成品。当时打包多用蒲包,那是用一种蒲草编织的草袋,然后扎上草绳,每包50斤。前来买壳灰的多是各岛修船的渔民,生意十分兴隆。木质渔船消失之后,这类窑也就逐渐不存在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由于木帆船的减少,道头也曾建造过真正的石灰窑,那是用船将大陆上的石灰石运过来,石灰石烧制的“矿灰”。矿灰不能用于制作嵌灰料,主要用于墙体粉刷。裕大酱油南方制酱尤以江浙为佳,江浙一带又以舟山为最。江南传统特色佐料历来有“绍兴老酒、舟山酱油、镇江米醋”为首。舟山定海老字号“裕大”酿造的传统特产“洛泗座油”品位高,香醇浓郁、风味纯正,有“露华云液”美名。定海民间有句老话“舟山洛泗油,裕大最考究”。“裕大”享誉160年,可谓远近闻名,经久不衰。清道光元年(1821年),浙江慈溪的制酱师傅卢裕德、卢裕仁两兄弟迁至定海定居,并每日制作少量酱油,以肩挑担子方式在街头巷尾叫卖。由于他们的酿造技术精湛,加上舟山有得天独厚的优质海盐,以及产自本地的优质黄豆和天然良好的水质,酿造的酱油质纯味鲜,颇受当地居民欢迎,销路日广。几年后,在定海城内南街开设酱坊,取名“源大”。“源大”酱坊传人卢安之不但继承父辈的优秀酿造技术,并在原来的基础上有所发展,随着经营扩展,原有场地不敷,为适应业务发展需要,卢安之于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在定海道头福定路49号(今卫海路一带)另设酱坊,并向清政府两浙盐运司入册领照,正式定名为“裕大官酱园”,并将酱油酿造和销售的重点移到道头,城内“源大”则作为一个分支销售机构。“裕大官酱园”旧店容为石库门面,店堂为两屋楼房三间,上搭有三层阁,店堂中间悬黑底金字“裕大官酱园”招牌,系光绪年间镇海解元陈修榆所书。楼下为店堂,分为左右两边,称为“和合柜台”,左边卖酱制品、油类,柜台上首竖有一块牌子,上刻“露华云液”4字,俗称“青龙招牌”。右边卖南北糕点、蜡烛等,柜上竖有一牌,上刻“山珍海错”4字。每天现销营业,两边各自并账。在左方的现销账簿称为“和并”,右方称为“合并”。两方店堂中间出入过道,紧靠两边柜台各有一扇围屏门。1930年,“洛泗座油”荣获“西湖国际博览会”奖章和奖状,所以左方围屏门上首自1930年后便挂有“西湖国际博览会”奖状,右方则一直挂有“两浙盐运司使准设官酱园”牌子,至上世纪五十年代此匾尚存。“裕大官酱园”因其在酿造中以“选料考究、制作精细”为本,精选优质黄豆和陈盐及上等面粉作原料,经过浸、蒸、制、拌、晒、堆、翻、搅、座、油、配、榨、沥等十几道工序,并进行长达8个月的天然晒酿,露水滋润,使其色、香、味融为一体,酱酿香味浓郁,食后回味无穷。因而其质量优于当时定海恒丰、泉大、同寿泰、恒和等其他酱坊的产品,很受人们喜爱。民国十二年《定海县志》有载:“黄豆蓬莱乡种者较多,种植易,效用多,舟山酱油最著名,运销广若,原料供给出自本土。”“用豆制豉,灌卤作酱,取其油,有伏油、秋油之别,市上称佳者为六四油,当时物价低贱,是油每斤六十四钱,故名,今几三倍之矣,运销宁波推为上品”,“六四”后又改写成“洛泗”。就此可证实裕大所酿“洛泗座油”的悠久历史。酱油在制作过程中分为几个质量档次,一般最末等级的称为“丁油”,“上丁”次之,而“座油”则为上品,而“洛泗座油”最佳,是指酱油酿造过程中座储起来的原液精华。民国时期,“裕大官酱园”声誉日盛,其所需资金也相应增加,于是开始吸收他人投资,由个人手工作坊演变为合伙经营的店坊。其间年代变迁,股东多次易人,以手工操作为主,劳动强度大,整个生产过程中的油房、腐乳房、水作间、烤坛间、碾米间、磨坊间维持着长达百年的手工业作坊生产体系。随着裕大官酱园的名气日盛,酱坊老板认为“六四”或“洛泗”两字在商标上不好体现,但坊间称“洛泗座油”已久,又不便更改其名称,老板日夜苦思无所得,一夜忽得一梦,梦中有六头雄狮在他的酱缸内翻腾追逐,那酱酿便渐渐涨满全缸,将六头狮子淹没其中,老板醒来恍有所悟,遂将裕大座油的商标绘成“六狮”(与舟山方言“洛泗”同音),而品牌仍以“洛泗”称之。“洛泗座油”除前店后场自销外,在城内有“源大”分栈,在道头环江路设第一分销处,福定路设第二分销处。1939年起在上海九江路537号设有上海分销处。各分销处中以上海分销处业务量最大。1946年起“洛泗座油”开始运销港澳地区以及东南亚各国,声名远扬。从2004年至2008年,“裕大”、“六狮”两个商标连续荣获舟山市著名商标称号。2008年11月,“裕大”、“六狮”入选“浙江老字号”。岑港石材岑港位于舟山本岛西部,岑港石板闻名海内外,特别是岑港里钓山石板、老塘山石板,石质坚韧,颜色奇异,气势独有,是建造房屋、铺路、造桥、做坟和家用石器的优质石材。里钓山石材的材质有它鲜明的特征,一般定海人在各类的石材中一眼可以看出产自该地的产品,石材开发的年代较早,据笔者实地询问当地的耆老以及从定海现存的一些古碑中观察,明末清初年间就有属于里钓山和老塘山的产品出现,说明至少在康熙年间就已达到规模开采了,因此它很有名气,是定海过去的一大特产。凡在定海民间所使用的石板、石材一般说来大抵都是产于此地。老塘、中钓、里钓石料宕口的地质含角砾晶屑玻屑凝灰岩,色泽单一,整体性好,矿质风化层薄,石质硬度在5.6摩氏以上;石质的组成晶屑以斜长石、石英为主,玻屑、浆屑主要矿物形式存在。全部露天开采,由于此地近海边,船运比较方便。里钓山岛面积不大,仅1.64平方公里,葫芦形,最高点海拔115米。就是这个不大的小岛蕴藏着非同凡响的资源———钓山石板。相传明末清初,慈溪有一个石宕,老板非常刻薄,给工匠们的工资很低,有一次一个闻姓的石匠领着大家罢了工,老板十分恼火,准备对领头闹事的闻石匠下毒手。消息传到,闻石匠连夜带上全家老小逃命出来,最后就定居在里钓山这个无人的荒岛上,因为刚到此岛无屋可居住,闻石匠无意间把一块从山上滚下来的大石头凿成碎石,用于垒墙造屋。不料,几枚钉锤一钉,钉开一块一面胖顶,一面平光的石块。石色肉红色,非常漂亮,石质坚韧,不会裂缝。第二次,他又用几枚钉锤一钉,又是一块薄而大、两面平而光滑的石板。闻石匠非常高兴,这样连续钉了好几十天,他把锤钉下来的乱石用于垒墙,石板用于铺檐阶、铺路,做门窗过桥,建造了两间坚固而又漂亮的新房屋。闻石匠认为,这里的石头又坚韧又漂亮,又可锤钉石板,就开始了艰苦卓绝的辟垦创业,闻石匠成了里钓山的铁锤钉石板之首。从此潮涨潮落,300多个春秋往复,以闻氏为代表的里钓居民繁衍生息,开石不止,航海不停,延绵至今仍是锤声叮叮,号角声声。石板越钉越多,石宕越打越深,宕口也越来越多,钉石板的人越来越多,有姓夏的、姓丁的、姓徐等家族。几乎每天能产出石板上百块,宕口周边附近平地几乎堆满了石板。石匠们分工协作,有的把石板凿成石窗,有的把石板凿成石门框,有的在石板上镌刻花草,有的把石条凿成石柱,还有的把石头凿成石狮子、石曲纹等等,品种多多。按当时造屋、做坟所需规格大小,长、宽、厚不等打凿,如造屋用的石窗有60×40厘米、120×80厘米,门窗过桥板有120×40厘米、220×40厘米的等,用于坟石料的有三尺五板、方中板,坟穴出水梁,搁梁、别头柱,有大小不一的石狮子,房屋建筑主要是用于大户人家铺地的石板、石地槛地栿、门框、石门梁、墙脚条石、石窗牖、石狮雕饰等,民用产品则主要是碾子盘的基石、碾辊、石磨、捣臼以及渔业上的石沉子、石锚等用品。据说定海东大街、中大街的街面铺的条石就产于里钓山和老塘山。在龙峰山脚发现出土的缪燧衣冠冢石料,就有不少的材质也是钓山、老塘石材。过去的石宕开采不用炸药,全部是用钢锥以手工方式一锥一锥地开凿的,因此它的碎石屑和边角料就很少,进度极为缓慢、矿区利用率相对较高。工匠们在开采石板材时,在一处石质相对紧密细腻的矿床中,先揭掉封面岩石,修平一个水平石面,然后以手工方式用短钢锥按所需的截面积打出一排排眼子,再用一种两三寸长的小钢锥,俗称“麻将”,插入这些眼子中,用大锤轮流击打这些小钢锥,这时就得用上技术性的经验了,因为如果稍微用力不匀,截下来的石板就有厚薄、不正规的可能,甚至还会全部碎裂而报废。所以,成排的“麻将”以直线的方式和均匀的张力打入石眼,整块石材毛料就会按所需的尺寸截割下来,一块石料揭起后,再修整一下平面,接着打第二块,如此不断地开采下去,一直可以形成一个巨大的矿洞,年深月久,有的洞深可达几十米,而开采过的石壁竟然如刀切过一般的平整,从而形成一个很壮观的攀宕景点。据老人们述说,形成一个矿洞后,雨水和山涧水会不断贮满矿洞,次日就得先用水车将矿洞内的水车干才能继续施工。这种开采方法现在基本上已失传。里钓山石板不但颜色漂亮,而且石质独特,它是典型的火山喷出岩,属一种酸性岩石,不管风吹雨打,久年不变色、不风化、不变形,质量优越。正因为有这样资源和质量,才有“梯山航海,视若户庭”的海居人家。里钓山的石板在当时供不应求,畅销舟山,以及宁波、绍兴、杭州、温州、上海、福建、台湾等地,甚至销往海外的日本、朝鲜、新加坡及南洋等国家。民国《定海县志》载:“海山产石板多,率质粗不用斧凿,岑港西南三钓山有石宕,每年所出颇资于用,运至他处销售者均系砌路用之板,俗呼钓山板。”由于在岩石中取板年代长,取板多、石宕深,便成为攀宕,里钓山攀宕是岑港所有攀宕中规模最大、气势雄伟、景致别样的石板宕口。现遗留4个取石的窟:第一个窟现改为一口水井,深度用7米长的毛竹还不能插到底,此井水源充足,水质好,最旱的年份水也不会干,是舟山唯一的石宕井。第二窟垂直高度约在50米以上,千锤百掘之下形成了雄奇惊险的刀削斧劈般的悬崖绝壁,石壁脚下是一潭深不可测的水窟,石壁上灰红相间的颜色一似石匠们汗血留下的痕迹。第三窟是一个干窟,窟角放有居民遗弃的水车、箩筐、梯子等劳动用具,好似一个天然的民俗陈列馆。据介绍,这个窟曾是村民们开大会的好地方,因为这里冬暖夏凉。第四窟是水塘,是里钓村老年人乘凉度夏,小伙伴们游泳场所,这水塘水特别的冷,入水不一会儿汗毛就会竖起来。里钓山还有两处景观岩石,一处叫穿岩,一处叫红岩。穿岩,在攀宕的北部,因石宕取石打穿了山顶而得名。该宕现遗留两个石窟、一座孤岩和一块巨石,听说那块硕大的巨石是宕顶因底下掏空而塌下来的,幸好宕中的石匠们都放工了,无人遇难,现在听起来也是惊奇不已。红宕,因石质是肉红色的,盛产红石板而闻名海内外。在台湾以及南洋各地,里钓山的红石板那是紧俏货,名气大着哩,按现在的行话来讲就是“名牌”。里钓山三个老宕从南到北一字排开,气势独有。古老的村庄依宕而建,突现出一种浓浓的石文化气息。石阶、石路、石墙、石窗、石门、石柱子、石板明堂、石井、石磨、石捣臼、石雕、石弄堂、石屋,一幅幅石头演绎而来的景致随处可见。宕与村相映成趣、相得益彰,宕因村而生,村因宕而存,两者紧紧交融在一起。里钓既是舟山最古老的石宕之一,也是舟山少见的石板村。石材产业几百年来涛声依旧,靠的就是“两头”。一是“石头”,二是“缆头”。打了“石板石头”解“缆头”,解开“缆头”闹天下。采石业的兴起,带动了海运业的发展。里钓村里,清末民初西洋风格的民居建筑,便能说明那是航海的结晶。像彩虹一般美丽的舟山跨海大桥飞渡里钓山,里钓山不只是“石板、石头”、“缆头”,现在可得再加上“桥头”,岑港里钓山由此多了一条通往外面精彩世界的世纪新道。长白灯笼长白灯笼是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定海城里南门外半露亭外一家灯笼店制作的产品,老板是一个40开外的长白男子。呈椭圆形的灯身上印着两个鲜红醒目的“长白”两字,故名。两夫妻以卖灯笼谋生计。店主专扎灯笼骨架,妻子专糊灯笼纸,这种灯笼被城里人和乡下老百姓称作“长白灯笼”,非常有名气。糊灯笼纸选用淡黄色的韧皮纸,经过上油后变成半透明纸。每盏灯笼售价60个铜板。店主劈竹篾的手艺过硬,所劈的竹丝粗细均匀。灯笼精致轻巧耐用。因为这种灯笼是当时人们夜行的必备品,多数为定海城区或城外附近百姓所购用,而长白岛的百姓却买不到或很少购用此灯笼,所以有“长白灯笼照远客”之说。马岙镇(现马岙街道)的土墩遗址证明,在史前时期就有人定居。其文明史可以追溯到6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作为人类生活最基本的四大元素“衣食住行”之首,马岙镇古老而悠久的纺织行业存在就有其必然性。古人崇尚“男耕女织”,宋诗云:“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荫学种瓜”,在经济相对落后的古代,耕织是劳动人民生活的全部内容,他们通过最原始的方法,使得“耕”有饭吃,“织”有衣穿,以维持最原始的生活需求。马岙的纺织业就像它的村落一样古老。由手工纺织做出的土布是本白色的,再经过“靛青”“印花板”等材料和工艺,印出“麒麟送子”“凤取牡丹”等花样,此类土布是民间做被套、毯子等用。棉地里摘来的棉花,经绞轧去籽后,用弹花机加工成花筒,花筒是一种没有任何杂质的纯棉,然后再束花条、用“纺花车”纺成纱,然后开始经布。经布前先估纱,纱有粗、中、细三档,粗纱叫统纱,统纱600根;中纱称普纱,普纱640根;细纱680根,作为布的幅阔标准。如普纱640根,经布时分上下二层,共1280根纱,其长度以“莫”为单位(一莫为一丈七尺)。经布时最短的为八莫,最长的为二十四莫,待纱“经”好后,用链条节收起来,成为一大团纱团。接下来,是纱吃浆。浆是用小麦粉加清水,每一莫布用小麦粉1升,将小麦粉加清水先调匀,再倒入锅中煮熟成糊状,然后把浆倒入大脚桶中,把一大团纱团放进浆水内,用脚踏纱团,要求全部均匀湿透。然后抬出到经布架前,把纱团纱头挂上“羊角”,加入“扣子”,把纱团慢慢拉直、拉紧、拉平,然后用“浆刷”把浸纱团时用剩的多余浆水继续刷,拉紧拉平了的纱让其均匀地吃上浆水,到此算完成了“经”布。待浆自然干燥,干燥了纱变得既硬又平直,然后把经好的纱全部缠绕到“羊角”上,作为做布时的经纱,即直纱。把“羊角”装上木制的织布拉机上。将640只纱头拉下串在竹制的“扣”上。梭子中间装入纡纱(拉掉纡芯壳),从梭子肚中抽出纱头,织布时充当纬纱(横纱)。等全部安装停档,人坐入木制拉机,可织布了。织布时,手和脚的动作要配合得当,右手拉织布机带动各滑轮的绳子,使梭子作左右横向运动。左手拿扣,一方面使梭子顺利左右窜动,另外使梭子布下的横纱别紧,梭子每窜过一次,扣都要向自己的胸前运动一次。脚的配合也得和手十分吻合,脚踏脚板,使经纱一上一下的移动,各动作的顺序为:1、脚踏一次,经纱或上或下换位一次;2、右手拉绳一次,使梭子或左或右窜动一次;3、紧接着左手扳动扣向前胸移动,把纬纱别紧。织布过程就是接连不断的重复动作。土布织成后,原经时的每一莫由一丈七尺缩短为一丈五尺,土布的幅阔为2尺2寸。一般情况下,一个织布匠一天能织土布4莫,也就是六丈土白布,如遇天日较长的(如夏至节气前后),一天最多能织布6莫。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用木制拉机织土布已经是属比较先进的工艺了,在没有拉机的时代,人们织布时的梭子是用手掷的,追溯黄道婆的时代,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可想那时的织布术更为原始。织出的本白色土布如果印上靛蓝的花纹就算是成品了,是农村当时极为普遍的衣料。被单、帐子、包袱、头巾、鞋面、围裙无不都是此类布料,从现在的眼光来看,这类花纹也颇具特色。
    编辑推荐
    阅读排行榜